5G讓音頻所有產品回歸同一起跑線

文章來源:阿基米德傳媒

5G時代,廣播的關鍵詞

首先,廣播要變成一個海量內容池。這十年來,我們已經完成的數字化改造是非常有價值的:比如強交互的主播節目形態,比如說交通、法律、美食和深夜陪護等按照用戶設計的強場景節目,比如模轉數上線APP后可以實現的轉發分享,以及可以實時監控的廣告播放等等,這些已經是廣播在數字化道路上取得的成績。可以全區域覆蓋的頻點,加上可以實時分享轉發的節目,以及目標人群的轉化,這就是數字化廣播眼下的最大優勢。

其次,我們要找到的海量用戶池,其實是隱含著必須要進行重構的音頻生態系。廣播不應僅僅是音頻化的內容渠道,它應該追求成為人與人、物與物、人與物的內容節點,形成可參與的開放性平臺。要高度重視人工智能在廣電領域顛覆性的技術應用,通過聲紋識別、智能音頻識別、語音合成、自然語言處理和音頻DNA等多領域延展,實現對歷史資料挖掘利用、新內容的自動生成等,實現全行業智能電臺以及區塊鏈版權等各種新業務的整體運營。

移動互聯網實現了對傳統廣播的巨大沖擊,隨著5G的到來,新生態的必然崛起提醒演變后的廣播不應該是學會怎樣躲避沖擊,而是要思考怎樣重塑音頻產業的供應鏈、價值鏈。要思考怎樣真正建立全行業的節目交易平臺,讓3000家電臺成為主流媒體品牌內容的孵化池。

5G時代,廣播的商業模式

受到流量轉化模式沖擊的注意力經濟模式何去何從?移動互聯網App是入口,留存成了關鍵,留存越好,單個用戶價值越高,價值越大。互聯網的口碑營銷就是深度挖掘單個用戶的價值,充分轉化每一個個體的信任領域以及信任程度,最終實現商品品類的用戶Arpu值。這個模式并非與傳統媒體背道而馳,而且當我們看到信息繭房的真實存在,以及指數性裂變的不可控,也能意識到覆蓋式傳播的優勢依然存在,可以提供穩定的長期價值的媒體品牌在傳播中的優勢依然存在。

在討論商業模式的時候,一個必須舉的例子是:音箱。2018年超過2000萬臺的銷售,預計2019年將實現6000萬臺的市場規模。它終將建立起一個互聯網語音入口,成為物聯網重要的設備節點。使用過的人一個最大的感受是,一開始好玩,后來就沒意思了。這個沒意思,一個是鏈接設備的多少決定,另一個就是內容的新鮮及時有關。音箱今天以及未來的瓶頸之一,一定是新場景下的內容匱乏——不同用戶不同時間不同場景對內容的不同訴求,這個問題誰能解決?可能是聯起手來的中國廣播。

5G時代,對于廣播發展的呼吁

討論5g時代的傳播,回頭看,我們可以看到傳播從口口相傳到了印刷傳播的變革,看到報紙的實體介質傳播演變到廣電的虛擬信號傳播,到今天,從過往的覆蓋式傳播到了鏈接人群為基礎的裂變式傳播,5G能帶來什么今天還需要想象,可以是對所有手機應用的大考,時間逼的越近,機會靠的就越近。我想對廣播做三個呼吁:

第一個是呼吁合作建立區域性統一平臺,意識到打造自有平臺的艱難也要意識到打造自有平臺的必然,通過利益共享甚至股權架構等手段,實現自有平臺建設的突破。

第二個是呼吁高度重視技術尤其是人工智能在音頻內容發展當中至關重要的作用。廣播不應僅僅是音頻化的內容渠道,它應該追求成為人與人、物與物、人與物的內容節點,形成可參與的開放性平臺。要高度重視人工智能在廣電領域顛覆性的技術應用,通過聲紋識別、智能音頻識別、語音合成、自然語言處理、音頻DNA等多領域延展,實現對歷史資料挖掘利用、新內容的自動生成等,實現全行業智能電臺等各種新業務的整體運營。

第三個是呼吁高度重視移動互聯網內容壁壘的現實。今天傳統媒體轉型的時候突然發現這個房間的人都到另一個房間了,原來這個房間沒有人了。而換了房間之后才發現想唱歌得買歌,想講故事也得買故事了,這新房間里的規則限制了你表達的能力。這就像一道難題,困住了許多人。到今天為止,音頻領域傳統廣播仍然是生產大頭,一年1700萬小時的內容生產產量。我們不希望看到壁壘森嚴的諸侯割據。就想我前面說的,版權初衷是保護創作者的思想,讓優質的內容更好的觸達用戶,由此讓創作者有更大的收益。而不是成為一個行業阻止新力量進入的壁壘。

5g時代,重構音頻生態系統,包括重構音頻產業的供應鏈價值鏈,這其中涉及到全平臺內容交易體系、全行業版權,非常值得大家一同探討。

爱播速影院-爱播视频-爱播视频播放器